192.168.1.1-路由器设置 | 192.168.0.1-无线路由器设置

改网和割接要仔细一点,写配置文件别老是出错

发布时间:2013-07-16 10:56

公司的部门领导关照说,以后改网和割接要仔细一点,写配置文件别老是出错,现在公司的业务流量很大,再别把路由器搞瘫了,否则要扣工资了。以前几年一审,现在一年搞几次,很麻烦的。我的注意力又涣散了,一个动词好像被放大——“搞”。因为一些员工在公司里用P2P软件下载电影,导致正常业务往来经常很卡,我上周奉命在核心路由器上设置了限速,把常用P2P端口都屏蔽掉了,结果怨声载道,大家上班时间只能上起点去看玄幻小说了。

给公司配置网络,看上去好像很厉害,其实很水的,他们有很多技术经验,但那些经验只能帮助他们发现问题,然后解决问题,还是按照规定的步骤来的,所以,对于网管来说,用不着管他有什么方法,只需要知道他们会怎么解决问题就行了。就像下盘棋,我都知道你后几步怎么走了,我有什么好害怕的么?当然,这个态度只能私下想想,跟人家短兵相接还是不宜,和谐。

生活的很多东西都可以趣味化,一旦做到这样,生活还挺安逸。上周有事跑了趟成都,为了给新部门采购11台台式机和无线网卡。四年没有单独回去过,找不着去电脑城的路了,二环路高架桥上绕了两圈半,中间上桥下桥不知道怎么拐的反正是到了目的地,才发现,以前的喜欢的现在不一定,以前南二门外面貌似有很多好吃的,现在经过那里闻到那浓烈的干锅烧烤味简直要吐。随便找了家西餐厅,点了半份牛排,吃了一口就结账了,服务小妹一定以为我是来搞暗访的,或者通信领域的竞争企业的,收钱不太利索,问是不是对当天菜品有意见,我说,跟菜没有关系,晕车。

我是个深度的路痴,iPhone手机上装了百度地图app也不管用,还是分不清东南西北,用导航都找不着门道。以致我记一个家乡以外的地方的所有线路都是靠某些地标建筑或者店面,这些东西一年一换随便装修一下对我来说又是新的。过去尚且如此,现在有个高架桥,还挡了一半的视线,找不着路很正常,手机导航导到一半又玩死机,我就只好在桥上晃。以我对自己记路能力的评估,我能确切知道某条路要走哪个口子,起码得连续重复3次,所以,我说两圈半,那还是保守估计,太真实了,伤自尊哪。 那天我对老哥说,这次回来感触蛮多,隔了几天,好像只有三个映像了,一、高架桥跑着挺爽,对于成都的交通来说。二、桥上的快速公交站长得好像太空生物。三、对待成都人民不能太礼貌谦让。MD,一开始我想,到了大成都省不能显得没素质,于是逢行人就减速让行,后来我就在不下二十个路口被违章路过的人群摩托小车硬生生挡在绿灯前眼睁睁看着它变成红色。当我开了差不多5个小时以后,开始烦躁了,只要不是红灯全部呼啸而过,这个时候大家好像变得谦让了,果然是人善被人欺。

然后,我拒绝了和老哥的好友索马里的见面,后来证明是明智的。在老哥发过来的照片里,如果我出现,很有违和感。老哥,索马里和你气质还挺称,我以为在GQ杂志工作会稍微让她蕾丝黑丝黄毛墨镜一下,结果还是一如当年你的学生照样文艺。这次来东郊,《无聊》没那么山寨了,那天店里那么多人,真是周杰伦粉丝?完全不感冒,只觉得门口很喧闹,懒得起身拍张真人。跟我同样行为的,隔桌有个小伙正在把妹子,然后突然冒出一句:”我就是这种人,坏要坏得彻底,好也好得优秀。“你知道,《无聊》的音乐声并不大,大部分人被周杰伦吸引到门口了,我在里面就听得很大声。那句话是用有宜宾还是泸州腔的四川话说的,我含了半口的咖啡当时就吐在杯子里了,不知道被发现没有,然后我赶紧带上耳机,虽然还是尴尬,但掩耳盗铃假装透明还是必须。

那家我买了两张碟的店叫什么名来的?老板挺专业,我说要什么,他立马从一堆碟里抽一张出来,这种服务就比较有质感。如果他翻来翻去找个半天,我是断然不会买的,经营者如果很山寨,就无法相信他有什么正版可能。还有,他那套交换机真是二十万?那天听了,效果大打折扣。姑且听他说,针有问题。哦,对了,他问了一个比较烦的问题,我说张悬的时候,他问要不要陈绮贞的,立马拒绝。在我的认识里,只有一个陈老师。

在成都瞎晃,很多地方没有时间去,或许以后有空,或许已经不存在了。在张悬的歌词里,拥有的都是侥幸,失去的都是人生,而我现在所做的,就是让以后拥有的,不完全都是侥幸来的。

关于我们 - RSS地图 - 最近更新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