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168.1.1-路由器设置 | 192.168.0.1-无线路由器设置

通信学子毕业之后的去与留

发布时间:2015-05-08 09:16

毕业之后,很多同学立刻离开了学校,而留下的人搬去了对面的研究生公寓一楼,完全被树木遮挡,隔离楼的无线路由器也时好时坏,wifi信号时有时无,让大家上网的过程很头疼。一切都昏暗而又潮湿,完全没有在六楼时候的通透干燥和明亮,整天都得开着灯,沉闷的紧,让人昏昏欲睡。有天下午睡醒发现已经四点了,这个幽暗的环境,起来头有点昏,决定去原来的六楼透透气。沿着楼梯走上去,平日里本该的欢乐却偃旗息鼓了,原有的上下楼梯只有回音,原来的流水作业只剩形单影只,空旷和寂静,人走了,楼就没有灵魂了。推开每个宿舍的门,只留下空窗,那呼呼大睡,那听到哨音弹跳而起,那上下翻飞的情景,仍历历在目,窗户上的封条已经开始积攒灰尘。然而,从西边窗户透射的阳光,金灿灿地照射在幽长的楼道里,我走了进去,沐浴着金光,欢歌笑语,人头攒动。

送走兄弟们之后,回家待了几日,自己上淘宝买了一台路由器,宿舍兄弟几个人决定继续将先前的“裹步不前”打破,离家一个人去旅行一段时间。那段时间,东部地区在台风暴雨。而我的预计行程是先去躁动的东部,沿陇海线横跨东西,到达西藏地区,最后再返回学校。自然是遭到了家人的担忧和反对,我犹豫了好久。还是去吧,那里吸引着我,远处的东西是那样的精彩迷人,我怎能只在近处隔岸观火呢? 终于, 我收拾好行李物品出发了 , 在家人万般劝阻下,我决定开始行动了。

有人说一段旅行是从你的目的地开始的,前面的行程只是辅助。然而旅行却是从出发点开始的,一路走过去,看人看事,由远及近,再由近及远,人生百态,世间万事。所以,旅行的时候我一般会选择坐硬座,即便一两天的车程,我发现动车、高铁和卧铺并不适合去旅行,那只会阻塞在自己的狭小的空间里,缺少流动和沟通的氛围。当然大多数选择动车卧铺不就是为了个清静舒心么,这完全没有了交流的初衷。所以在硬座的车厢里,你可以随意走动,你可以放生大笑,你可以靠在别人的座椅边倾听,你可以和别人拼座,你可以和周围一圈的人交流谈笑,了解他们的生活,倾听他们的声音,或许对你来说那样的生活很远,而现在不是很近么?时不时会有人前来推销叫卖,众人呵呵,小孩闹闹,你也随之笑笑。疲倦的时候,你可以站起来去窗口看看风景,从平原到丘陵,从高山到峡谷,从激流到大江,从繁华到衰颓,从光明到黑暗,从星夜到黎明,这仅仅是一路车,一行人就可以有这么多的丰姿,何乐而不为?

最终也没去成西部的IT公司或通信企业就职,因为薪水比北上广要低了一个档次。从西安一路奔到上海,幸有同学接应,以上海为据点,去周围走了一圈。原以为到达江南是个遥远的事情,没想到这么现在就这么近,就在我身边,揉碎在浮藻间,浸透在雨中,彳亍在小巷中,漂泊在江南的夏日中。感谢前人留下如此美妙多姿的风景人文,上海的繁华,苏州的妩媚,杭州的艳潋,南京的沉重。暴走西湖玄武湖,游历拙政园,攀登雷峰塔,拜谒中山陵。南京路的熙攘,苏州河的淡漠,灵隐寺的孤寂,乌衣巷的衰颓。熙熙攘攘的人群,无法体验那曾经诉说的繁华和历史,即使靠的如此之近,却也离凝练的景观更远。更让我惊讶的是那里的人,他们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步履匆匆,不屑一顾,他们很平和,也很享受生活。已经被吉他等现代乐器占领的北方,到了这里竟是琵琶,二胡和古筝,老者、年轻人、小姑娘,湖边、小街旁、广场上,一样的吴侬软语,一样的自在自得,一样的销魂传神,他们静静滴坐在那里,不讨要也不逃离,眉宇间全是悠然自得的样子,我静静地听着,弯下腰将钱放在面前。曲罢,人群开始散场,我站在那里鼓起了掌,因为他们需要的不仅仅是钱他们更需要掌声。奈何,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而一个随遇而安,随心而泊的人总是走走停停,好多地方没有去,好多人儿也没法见。从南京回郑州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心第一次离江南如此之近,洗去了浮华和躁动,留下的只有安然和静谧,我爱上这个地方了,却不得不走了。不久以后,我抚摸这自己略显伤痛的小心脏,我曾经离江南如此之近,消融在其间,不得回来。

到学校和大家交流假期的生活的时候,我说一人去了江南地区,室友都很惊愕,我以前也很想去的 ,结果一直没有机会 ,没想到你先去了。然后就是旅途种种的际遇,一一讲于他们,赞叹不已。不行动,那些远的永远也只会那么远,那些近的也会因为熟悉而冷漠,最后只能渐行渐远了。

关于我们 - RSS地图 - 最近更新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