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168.1.1-路由器设置 | 192.168.0.1-无线路由器设置

可恶的小偷——北漂IT一族的往事

发布时间:2015-04-01 11:24

作为北漂的IT一族,来到北京不知不觉已经6年了,每天都在中关村附近起早贪黑摸爬滚打,守护着自己眼看就奄奄一息的梦想。然而每天的起早贪黑赚的血汗钱,经不住小偷的一次光顾。
2013年10月21日星期一早上,跟往常一样乘坐305公交车,去往祁家豁子地铁站。当时因为要交房租了,所以刚取了钱。钱包里现金有1500左右,银行卡4张,社保卡,身份证全被小偷扒走。在公交车上什么时候被扒手扒的都不知道,还是在进地铁站安检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挎包的拉链是开着的,当时头嗡的一下,下意识去摸钱包,呵呵!大家都知道结果了,钱包没了。当时我第一时间打电话冻结信用卡,银行卡。然后打电话到公交公司询问有没有人捡到。其实心里很明白自己的钱包是被扒手给扒了被人捡到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打电话的举动跟在北京守护着自己那奄奄一息的梦想是一个道理——希望有奇迹的出现。话说钱包里的东西,现金银行卡,都可以尽快补办,唯独shen fen zheng补办真是个麻烦事。回老家,来回就是1000多。而且,还有误工费。我更悲催的是,第一次回老家照了照片,3个月后老家那边给我的消息是我照片没通过,要求回去重新照照片。来回折腾终于6个月后补办了shen fen zheng。
时隔一年半的样子,2015年3月28日晚上,女朋友来到我这里,下车的时候钱包被扒,钱包里有shen fen zheng,银行卡,现金400多。时隔2日,2015年3月30日晚上,我晚上21.30回家。当时住的屋子里门锁好好的,没意识到被盗,顺利开门,开灯。然后习惯性的去开电脑,突然发现电脑不见了,我第一时间去楼下门卫室去查监控。发现2015年3月30日15:30分左右,一个穿白蓝相间上衣,岁数在25-30岁之间的猥琐男子,从一楼楼梯上来,然后徘徊在二楼楼道里,查看每一家的门锁。最后选择了我的屋子。该男子开锁技巧熟练,不到30秒钟,已经顺利进了屋子,大概2分钟左右,拿了我的笔记本电脑,背着我的双肩电脑包,还有那台刚买的无限路由器,出现在摄像头底下。然后从容离开。当时我发现电脑被盗的时候,第一时间查看录像,找到证据后,立马拨打了110,不愧是京城。警察很快来了,询问了情况。并在2015年30月31日0:01分把我从我住的地方带了五道口公安局。做了笔录。然后在1点左右的样子,勘察刑警到我住的地方进行了勘察。走的时候警察对我说句:“等我们电话吧”。我当时感觉这个贼应该被警察盯上了。
说白了,对于警察我一直不报什么希望,当年2007年我在南昌市青山湖区,小偷入室盗窃,损失财物1000多,去派出所报案。警察有点哭笑不得:"这,哈,这我们怎么给你找"。我当时心急,语言过激了点,回了句“那我们纳税人养你们干什么吃的!”然后猜大家知道结果,我被警告后请出了派出所。
2005年9月份的样子,同学丢了手机,我哥们是目击证人,警察来录口供的时候,他们都穿的便衣,他们说查看证件。当时,我在睡觉,被人突然拍醒,我当时迷迷糊糊有点不高兴,就说了句“干什么”。然后警察说要看证件。我一看都没穿警服,我当时要求查看他们的证件,然后结果蹲派出所一个晚上。哥们录口供,旁边的警察说我哥们的语言能力也就小学水平,然后我哥们怒了“我不录了”,结果派出所蹲一晚上。后来早上吃早餐的时候,我哥们说他姨夫在刑警大队。然后警察才让他回来。
啰嗦半天,只是想说比起七八年前,警察的办事效率要高很多,尤其在北京这块。虽然我任然对警察没报什么希望,但是,对于他们的办事态度是肯定的。最后,为半夜还执勤的民警点个赞,再诅咒所有小偷生儿子代代为奴,生女儿代代为娼。

关于我们 - RSS地图 - 最近更新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